当前位置:首页>健康> 正文内容

迅拓(工业软件十年纪)(迅拓达国际)

6个月前(07-21)健康6504

10月22日,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圆满闭幕。今年是二十大召开之年,也是实施“十四五”规划、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要一年。自2012年十八大召开、GE首次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以来的十年间,我国积极布局工业转型发展,我们见证了中国工业互联网从概念到落地生根的过程,也见证了中国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的历史性跨越。


作为工业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过去十年,我国工业软件无论是在研发设计端还是生产控制端、运营管理端都实现了一定程度的“逆袭”。


研发设计类软件:

进入快速发展通道,但还要再等十年


过去十年,国内研发设计类工业软件市场一直被欧美企业主导,比如CAD、CAE、CAM由达索、西门子、欧特克、ANSYS等欧美企业主导,EDA被新思科技、楷登电子和西门子 EDA 主导。但国产工业软件还是在此期间成功进入了快速发展通道。


2010年,已经拥有自主版权三维CAD/CAM软件产品的华天软件吸引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下属北京神舟航天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的注资,专注CAD多年的中望软件、浩辰软件也相继开始发力。中望软件2010年进军三维CAD/CAM领域,浩辰软件2013年正式发布具有自主核心技术的2D CAD平台软件。2015年,浩辰软件在新三板挂牌。第二年,华天软件3D技术出口德国、荷兰,正式进军欧洲市场。


同时取得阶段性成果的还有华大九天。2011年,刚刚成立两年的华大九天研发出了第一代模拟电路设计全流程EDA工具,2014年又发布了平板显示电路设计全流程EDA系统。


2015年5月,“中国制造2025” 战略推出,各种利好释放。接下来的2016年也成为CAD企业数码大方硕果累累的一年。数码大方三年专利申请总量在工业软件行业领先,销售收入在同行业领先,并且保持连续3年盈利,品牌知名度居全国同类产品前列,被评为“北京市专利示范单位”。


2016年,数码大方获得主管单位、行业协会、相关政府部门颁发的中国工业软件领军企业、综合实力百强、工业软件优秀产品奖、骨干企业、北京市诚信创建企业等十余项荣誉,证明了CAXA智能制造解决方案和工业云平台在技术及客户应用的领先性,彰显了公司过硬实力和稳固的行业地位。


2019年,国产软件发展出现另一个小高峰。中望软件正式推动All-in-One CAx(CAD/CAE/CAM)战略布局,在二维CAD和三维CAD/CAM的基础上,逐步完善CAE产品线,成为国内目前极少数同时拥有二维CAD、三维CAD、CAM和CAE核心技术的工业软件公司。浩辰软件与国际领先的3D CAD软件商西门子合作,推出面向中国制造业的3D CAD软件产品浩辰3D。华天软件则进一步开展国产替代,被纳入“华为云鲲鹏凌云伙伴计划”多个产品获得华为云、达梦数据库等技术认证。


2021年中望软件上市,也是A股第一家研发设计类工业软件上市公司,成为国产企业突围的样本。2021年11月,浩辰软件也正式向沪市科创板递交招股书。


华大九天在多方资本的加持之下,也发展得较为顺利。到2018年,华大九天的商业模式已经比较成熟,产品得到了市场认可,做到了收支平衡,成为行业中的佼佼者。2020年,华大九天发布新一代模拟电路设计全流程EDA工具系统。2021年4月发生了一件标志性的事件:中科院斥资529万元采购了华大九天的EDA软件,并表示以后严禁采购国外EDA软件。2022年7月,华大九天以国产EDA龙头身份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其他EDA企业如国微集团、芯华章、广立微、概伦电子等也在加速助推“中国芯”突围。比如,2021年11月,成立不到两年的芯华章推出了4款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验证EDA产品以及统一底层框架的智V验证平台。


虽然这十年高端国产工业软件企业已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但因为此前工业误判、资金投入不足导致的国产工业软件三十年空窗期的存在,国产工业软件企业仍然需要靠时间和投入来弥补这一缺失。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高曙明表示,中国工业软件要达到全球一流水平至少还要十年。


资本的加入将加快该进程。2020年以来,曾被大多数人遗忘的工业软件行业迎来了一波创业小高峰,VC/PE赶来,并催生了不少明星创业公司;而一些默默耕耘的老牌企业也迎来了资本前所未有的关注。


比如,在行业深耕了30年的华天软件在过去一年的时间内,完成了三次融资,共计融资约6.8亿元。华为哈勃杀入EDA赛道,一口气投资了九同方微电子、立芯软件以及无锡飞谱电子、阿卡思等多家公司。其中,复旦教授陈建利创立的立芯软件和行业老兵袁军组建的阿卡思成立不到2年,便被华为选中。


进入10月,股市“大信创”概念几度走强,聚焦EDA、CAD等工具性软件,ERP、OA、MES、PLC等通用应用软件及各个垂直行业应用软件的国产化,使得中望软件等股价多次上涨。这些都是积极的信号。



生产控制类软件:从模仿到努力超越



早期欧美、日本MES系统进入中国工厂之后,国内MES企业从依靠西方的MES应用实践基础、消化国外MES技术标准开始,转变为有一个切实可行的参照对标模型,按功能模块需求大量定制,完成“平台化/建模”。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模仿和创新,2010年之后,中国自有知识产权的MES系统与平台开始应用迭代,5年时间,新进企业达80家。艾普工华、深圳效率科技、佰思杰等企业就是在这一阶段成立的。


基于宝钢体系及钢铁行业需求的增长,到2012年底,宝信软件研发的制造执行系统(MES)大型信息化应用软件在国内钢铁市场占有率超过50%。同样获得快速增长的还有汽车行业和OEM机械制造业,2013年,汽车行业MES市场规模同比增长22%;受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加快,工程机械行业MES市场需求也维持稳定增长。


同样是因为2015年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产生了一系列的技术标准,产业政策上进行了大量的引导,MES系统也由单一的生产记录型系统,进化为全方位的企业级执行协同系统。


这个时期,国内MES的从业者迎来巨大的发展机会,一批技术储备雄厚的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但一些打着云化、低代码旗号的新企业也逐渐入局,竞争更为激烈。


2016年,黑湖科技成立,推出黑湖智造云端协同平台,定位生产协同软件,帮助企业提升生产效率。以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模式服务客户,客户按需选择平台微服务,商业化不到一年,客户数量达百家。


2017年,工业4.0、工业互联网等概念的火热重新燃起了“工业再发现”之火,许多概念和实践再次被强化,MES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这一年,摩尔元数成立了,而在成立之前,摩尔元数已经在工业软件云平台业务深耕了三年,成立摩尔元数的初衷是专注工业互联网领域,搭建云端应用PaaS(aPaaS)开发平台。


如今,摩尔元数的智能应用已在航空航天、生物医药、汽车零部件、机械装备、电力电网、信息通讯,新能源等多个领域落地,并已经有100+家ISV 、10000+家SaaS企业用户,平台也沉淀了超过1200个工业算法、600多个数字模型。


此外,随着企业MES应用的不断深入,MOM越来越受到企业的关注。2016年2月,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在发布的《智能制造系统现行标准体系》报告中定义了智能制造系统模型,其中用MOM取代了MES。关于MES与MOM的争议也一直不断。


除了较早推出MOM的达索、西门子等国外厂商,目前国内盘古信息、赛意信息、摩尔元数、元工国际、兰光创新、华磊迅拓、鑫海智桥、中创智能、宇航股份、西信信息、佰思杰、艾普工华、锐制软件、凌犀物联、讯鹏科技等多家供应商也都推出了各自MOM平台及解决方案。


2018年5月10日,华磊迅拓OrBit-MES系统再次迎来了革命性的升级,OrBit-MES/MOM R13版本正式发布上线,华磊迅拓首次提出了MOM(制造运营管理系统)的概念。2019年,宇航股份依托自主研发MOM平台U-infor,又为比亚迪14部电源厂提供MES系统方案并成功上线。


随着技术的发展,MES将继续向着更稳定可靠、模块化、标准化,高可扩展性等方向发展。此外,平台化的MES是一个国内外的技术发展趋势。一些MES企业向工业互联网平台转型,比如宝信软件作为宝武集团旗下信息化、数字化建设的核心实施主体,先后推出xIn3Plat工业互联网平台、大型自主研发PLC及宝罗工业机器人RaaS服务。


与MES有所不同的是,WMS在国内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十年来国内电商的高速发展。在国内高度竞争的电商业态倒逼之下成长起来的WMS甚至具备了征服海外市场的能力。


2009年11月11日,淘宝商城(天猫)举办的“双十一”网络促销活动意外爆火,直接把中国电商拉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但彼时,物流系统还是一个比较薄弱的环节,没有流水线和条码扫描,更加不具备仓储路径优化,拣货人员只能靠纯粹的人力对货物进行分拣发送,效率非常低下,甚至每逢大型促销活动,仓库和WMS系统会双双瘫痪。


国内WMS企业抓住了这一波机会,富勒信息、唯智信息、巨沃科技在这一时期脱颖而出。2016年,富勒销售额过亿。2017年双11,富勒支持数十家客户参与大促,经受住了海量订单的严峻考验。


此后,WMS又经历了完善联网和分仓管理功能、引入第三方物流、强调可视化、智能物流、智能仓储等发展阶段。2019年9月,海鼎对原有的WMS系统进行了升级改造,推出智慧物流仓储管理软件iWMS。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导致线上需求的增加,从某种程度上加快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进程,各大电商平台和快递企业纷纷提出了物流云仓模式,比如菜鸟云仓、京东云仓、顺丰云仓等,这迫使电商WMS随着电商发展不断的进步,向着自动化、智能化和物联网等方向发展。2020年6月,今天国际推出一款轻量化、超便捷的仓库管理系统——“今天云仓”,解决仓储管理难题。


同时,WMS进入到新的整合和洗牌期,竞争愈发激烈,全球化也成为这一时期各大企业提及最多的词汇。富勒、唯智信息等纷纷开始全球化布局。



运营管理类软件:

忙着“云转型” 深陷亏损困扰



国产ERP起步较早,慢慢形成了“南金蝶北用友”两大巨头与SAP、甲骨文等国际巨头正面较量的局面。过去十年,这两家企业更多的是忙着“云转型”。


金蝶自2011年就开始启动云转型之路,从零散的产品和场景试探,到按照企业规模、适用场景,有体系有节奏地进行规划和布局,不断推出新的产品,至今仍未完成探索。十年中金蝶推出了云星空、云苍穹等,在文化上,进行了七次具有象征意义的“砸”,云转型之路非常坚决。


经过数年转型,金蝶已经形成了以一系列云服务产品为主的结构。2020是金蝶在大企业市场取得战略突破的一年。金蝶云苍穹作为国内首个以构建EBC五大能力为核心目标云原生架构平台,紧抓信创窗口期,占领战略新高地,获得诸多大型企业的青睐。年内签约367家客户,合同共计近4.67亿元,其中新签客户283家。


云计算成为IT产业发展的战略重点的2014年,用友启动 ”全面进军企业互联网”战略,将应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社交网络等全球最新IT技术,以实现对传统软件业务商业模式的突破。同年,iUAP正式上线,这是用友公司结合云计算、移动、大数据、社交等技术研制的,完全基于互联网架构的企业互联网开放平台。2017年,用友U8 Cloud终于正式上市。用友对U8 Cloud自然是信心满满,并称它为“中国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云ERP”。


不过,专注于“云转型”的金蝶和用友近年都遭遇了尴尬的亏损问题。今年1~6月,金蝶国际营收21.97亿元,同比增长17.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3.56亿元。用友网络今年上半年的营收为35.37亿元,同比增长1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2.56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2.15亿元。需要指出的是,不同于金蝶国际连续三年半年报出现亏损,用友网络是近三年里首次出现中期业绩净亏损。


亏损的财务状态表明当前的云转型仍处于持续投入阶段,在数字化转型、信创国产化等趋势红利下,国产软件厂商要实现商业化的跃升仍需要一段时间。


END


更多5G和工业互联网产业相关资讯、研究、深度报道,请关注【5G产业时代】公众号!

龙华富士康在线报名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网友投稿发布,本网站仅提供存储空间服务,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立即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25z.cn/jiankang/174908.html